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4)

2020-06-22
768 评论
605 人参与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2)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3)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4)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5)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6)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7)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8)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9)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0)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1)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2)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3)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4) 

Episode 14 桃色庶务间

影印机正奋力地喷发出一张张会议资料,

自动装订的声响也规律地在十多秒间出现一次,

而会议桌旁的我们,

正享受着人类科技便利性所带来的空档,

我的淡蓝色莎裙下,躲着一位才刚到职两个月的菜鸟助理。

五分钟前,他尾随着我走到官邸偏楼的庶务间,

关上了木门,轻轻地从背后搂住我,

从后脑的头髮、我的耳根、我的后颈一路吻下去,

最后蹲在我穿着高跟鞋的双腿边脱下了我的底裤,

一头钻进我的裙摆里头,

舌头胡乱地舔了起来。

「唉唷…..你今天不用跟老闆出门吗?」

「老闆娘说是亲人的聚餐,随扈跟着他们去就好,要我休息。」

「啊…..那你不去沙发上躺一下....现在是想更累吗?」

「可以单纯让妳享受就好,这样我就不会累了....这边?」

「噢….天...啊…不要从那边开始....我去洗手间一趟你再舔吧....」

「不用...嗯.....现在这个气味正迷人......」

半个月前的一场聚餐,我们因为顺路一起搭了计程车,

那天晚上我就在汽车旅馆吃了他,

毕竟我一大早就穿了全套的金色内衣预谋着,

餐叙后当然藉着酒意邀请了他。

当然他这块涉世未深的小鲜肉,始终以为是自己吃了我。

我的雪白肌肤在金色亵衣衬托下,

搭配我能够媲美高中女生的娇喘羞怯,

几乎让他在五分钟内就缴了械,

幸好这样的年轻人能够「不断奋起」,

才经得起我这大他四岁的姊姊一再摧残。

那晚的第一场摩铁战役,12个小时中的四次榨取,

不但没有让他从此退缩,反而食髓知味,

在工作场合上,调情的手段愈来愈大胆。

在老闆办公桌前趁机把我涌进怀里,捏捏我双臀;

在会议桌下,用脚趾轻抚着我的脚背;

在电梯里,用不知哪只指头骚着我的手心;

虽然这些从皮肤表层酥麻到心窝的行径,

都让我很受用,

但像这样,趁老闆夫妇出门时钻进我裙里,

对我来说还是太冒险了点。

只是,他那一连串从髮稍到后颈的吻,

已经让我卸下本来就可有可无的警觉心,

他从后方一嘴罩住我的私密部位舔呀舔着,

双手又伸进我上衣里头游移在小腹上摸呀摸着,

我连「不要啦、不好啦」都省了,

直接跳到「嗯啊唉喔」的副歌部分。

上一次在这边享乐是几年前与上一任随扈的事了。

虽然他体格壮硕、那话儿也粗壮异常,

却只会一头热地猛撞涂刺,

偶尔那样还算大餐,每次都是这样的节奏,

完全让我无法再享受下去。

唉,这是职业军人的通病了,调教了几次也没用,

最后也因为做事常常过于死板僵化,

没多久就被调职回原单位。

这新进的文青小鲜肉手法可多元了,

日常的调情和耐心的前戏,

让姐姐我可说像是享受着红酒一样,

淡淡甜甜的入味、轻轻柔柔的微醺,

最后,被后劲征服而失神。

「没什幺时间,你赶快进来吧!」

我难得会嫌弃前戏过久。

话才说完,他的温热从背后缓缓进入体内,

由于我还踩着高跟鞋,双腿和双臀都夹得颇紧,

这个角度似乎也让他很难直入深处,

但是因为只有在最敏感的浅处进出,

反而让快感更迅速地叠加上来。

「啊!抱我!好快!好快!」

他的双手一手一个,紧紧掐住我的双乳,

愈动愈快,就愈掐愈紧。

影印机的动作停了,他的抽动却愈来愈急促,

我压抑的呻吟声在这颇为空旷的办公室里更尽情地迴荡着。

「韶.........今天可以在里面吧?」

「可以.....但是清洗很麻烦.......就在嘴里吧......」

「啊?」

小鲜肉对于我要给的小惊喜颇为开心,

从他含着我的耳朵,更加奋力冲刺就可以感觉到。

我转身蹲在他面前,手口并进,

紧绷、低吼、叹气、喘息,

小鲜肉完成了他在我嘴里的第一次体验。

「还是很有精神耶,到沙发上!我要骑你!」

他半推半就地让我牵着走到四人座的长沙发,

自己很识相地调了调角度,

让我可以很顺利地套上去,

第二次,他开心地迸发在我手掌中、自己的小腹上。

小小混战两轮后,

我在洗手间补上刚才消耗掉的口红,

老闆的女儿却来了电话。

「小韶姊,我是焦儿啦!」

「啊!哈啰.....怎幺了?」

「我行程结束要回家了,老妈说妳可能会忙,要我回家前要先打电话给妳,以免影响妳。」

「哈,我忙完了啦!赶快回来!男友也会一起回来吗?要不要準备晚餐?」

「不用麻烦啦!我们在外面先吃饱了!」

「那就煮壶咖啡等妳们啰!」

老闆娘曾身为前国家元首的总管秘书,

眼光真的颇为锐利,

反正我工作的能力受到肯定,

三餐要吃什幺她也不大在意。

(未完待续)

湿 纸巾 FB粉丝团

【延伸阅读】

双腿交错(1)

双腿交错(2)

双腿交错(3)

双腿交错(4)

双腿交错(5)

双腿交错(6)

双腿交错(7)

双腿交错(8)

双腿交错(9)

双腿交错(10)

双腿交错(11)

双腿交错(12)

双腿交错(13)

双腿交错(14)

双腿交错(完)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